鄂尔多斯的独贵龙运动(四)
来源: 作者: 日期:2019-12-02  访问量: 打印页面】 【关闭页面

1924年至1926年,鄂托克旗葛拉森儒勒玛旺吉拉札木苏王爷因欠下神木、榆林大边商王四闾,李仲卿的巨额白银无法偿还,便把鄂、杭接壤的木花梢、邬家渠、干海子、昌汉吉林一块240平方里的草地,以租种15年的契约卖给王四闾顶了债;把桃力民、乌素加汉一块方圆40方里的草地,以租种8年的契约卖给李仲卿顶了债。这样,王、李二氏在这一带安营扎寨,把土地租给别人,收取租子。

与此同时,杭锦王府把黄河沿岸和格炭哈那等地的草地放垦、收租;札萨克王府把乌块哈达北面方圆40里的一块草地(即札萨梁)放垦、收租。

还是鄂托克旗葛王因历年欠下边商债务,无力偿还,于1922年把二道川15平方里的草地,以3千两纹银卖给蒋忠、赵七、张海福三家股头;随后,在1926年,定边军商高硕秀以武力霸占了葫芦素淖一带3百平方里的草地和碱淖。

1925年,葛王以跑马扬鞭指地的办法把马场井一带2百平方里的草地,以24百两纹银卖给冯善林、张存善、刘二有、张连富、张海成、苏有贵、赵万来、吕根8家股头。翌年,葛王以千两纹银把三段地3百平方里的草地卖给蒋忠、呼宝铜、姚怀亮三家股头。

总之,由于满清政府和国民党军阀实行放垦草原的政策,封建王公为了自己的私利,大量出卖牧场,损害了广大牧民的根本利益,从而加剧了阶级矛盾和农牧矛盾。

1902年,清政府实行“移民实边”新政,在丈垦土地过程中,清廷诱惑、逼迫蒙古王公就范;王公们为了上取清廷恩宠,下获地利肥私、乘机勾结起来捞取暴利。清廷官吏营私舞弊,地商豪绅包揽大片土地、转手渔利,造成草原沙化。至1908年,清政府在鄂尔多斯地区丈放土地2.4万余顷,榨取押荒银子71.62万两。

随之,清政府——蒙旗王公同蒙汉人民展开了一场夺地与反夺地,开垦草原与保护牧场的激烈斗争。这期间,先后爆发了丹丕勒为首的准格尔旗独贵龙运动,乌审旗12个独贵龙运动,昌汉卜罗为首的杭锦旗13个独贵龙运动,旺丹尼玛为首的札萨克旗独贵龙运动。独贵龙的革命运动狠狠地打击了清政府、蒙旗王公、地方军阀、地主边商,使其“丈垦”不能如愿进行。

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的封建专制统治。鄂托克旗8个独贵龙进行着反抗苛捐杂税的斗争;旺丹尼玛和昌汉卜罗在河套黄河边沿会师后,领导杭锦、札萨克两旗独贵龙实行武装斗争,有力地打击了盘踞在那里的军阀、官僚、地主、奸商;席尼喇嘛领导的乌审旗11个独贵龙与本旗札萨克察克都尔色仁展开了殊死的斗争;阿尤尔札那梅林领导的达拉特旗5个独贵龙,为推翻本旗札萨克封建统治进行了斗争。这些斗争不但打击了国内外反动派,同时为后来的革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激励着后来的独贵龙运动走向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——组建内蒙古鄂尔多斯人民革命军的道路,为反抗国民党反动派推行的“反共灭蒙”政策,争取实现蒙古族人民的平等自由等自治权力而奋斗到底!

譬如颂扬《孟克巴雅尔》歌词唱道:

有了金子就好了,给了金子就不走了,没有金子的孟克巴雅尔泪汪汪地上路了。

有了银子就好了,给了银子就不走了,没有银子的孟克巴雅尔泪涟涟地出发了。

舍不下十个哈然,舍不下众多的百姓,父母的儿子孟克巴雅尔流着眼泪充军。

冬天很冷呀,大雪白茫茫,孤苦年轻的孟克巴雅尔发配到远方。

花马多英骏,应差支乌拉,父母的儿子孟克巴雅尔流放走远啦。

这首民歌集中地反映了官府衙门对人民的残酷剥削和压迫,勤劳善良的劳动人民横遭欺凌。孟克巴雅尔是乌审旗独贵龙运动早期的组导者,因聚众驱赶地主而被满清政府问罪流放。民歌深刻地揭露了封建上层危害人民的残暴本质。


上一篇:无 下一篇:奇金山率部起义
版权所有:鄂尔多斯市革命历史博物馆 | Ordos Museum Of Revolutionary History. All rights reserved.
蒙ICP备13000593号
蒙公网安备 15060202000140号